这些生物黑客正在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发布时间:2019-12-03   来源:   

  对于一小部分“生物黑客”来说,为了获得更好的性生活体验,他们开始在自己的身体植入设备,增强与外界和其他人的交互方式。 芬兰的身体改造艺术家桑普帕⋅冯⋅赛博(Samppa Von Cyborg)已经做到了这一切。他重修了客户的上耳,让它看起来像精灵;把舌头破开,让他们一吐舌头看起来就像蜥蜴。几年前,他把自己掌握的改造身体技术用到了妻子的身上。

  当他在阿内塔(Aneta)体内植入一块小磁铁后,她有可能从普通家用电扇的转动中获得性快感。

  “据我所知,我是第一个做阴蒂磁体植入手术的人,” 阿内塔说。

  现年36岁的阿内塔是一位引人注目的女性,她有着长长的黑发和修长的拱形眉毛。阿内塔自己就是一幅彩色的人体油画,上面布满了纹身、穿孔和植入物,她经常在Instagram上分享这一切,把自己称为身体改装爱好者。

  桑普帕自己也满是纹身和植入物,光秃秃的头顶上甚至固定着一根钉在皮肤下的“金属莫霍克”钉鞋。不过,他那略带恶魔色彩的外表与通过Skype聊天时深思熟虑、口若悬河的风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说,他之所以使用生物黑客技术是“因为它很酷”,他详细地谈论了技术方面的问题,并偏离主题深入讨论了全球电池技术的现状。和许多生物黑客一样,桑普帕也想要突破人类能力的极限。

  致力于再造美好身体的生物黑客们正在创造仿生眼睛,并在皮下植入RFID射频芯片,把他们的四肢变成信用卡和通行证。像桑普帕这样一小撮大胆的身体改装爱好者,正在把诸如简单磁铁到振动器植入物等技术应用到身体里,从而增强性爱质量,使科幻小说中半机械人的性爱成为现实。

  这些“磨工”特指那些把自己当成实验室的生物黑客,并不满足于越来越逼真的性爱机器。让人印象深刻的智能性用品对于想在卧室里增添情趣的普通大众来说也许是不错的。但对于生物黑客来说,正在用更冒险的方式改善性生活。

  过于极端的身体改造可能听起来很奇怪,甚至很可怕。但一些磨工设想,在不远的将来,人们会经常改造自己,扩展自己身体与外界以及其他身体的互动方式。

  超越自然

  里奇⋅李(Rich Lee)也是生物黑客其中之一。他最出名的是Lovetron9000,这是一种植入阴茎根部的振动器,目的是给性伴侣带来更强的体验。

  李现年40岁,是犹他州的一位设计师,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经常蓄着胡须,多年来一直致力于Lovetron的设计工作,还有其他一些生物黑客项目。

  他在耳朵软骨里植入了可以作为耳机的磁铁,并试图在他的小腿植入实验性的“盔甲”,以保护胫骨。

  他表示:“默默接受大自然给我们的身体是不必要的。”

  “有些人崇拜或尊敬自然的力量,这让我很恼火,”李如是指出。“Lovetron9000确实是对人类能力一种微不足道的升级。如果我有无限的资金,我会解决更大的问题,比如饥饿,人际交往的需要,口渴……”

  李现在辞去了工作,正在尝试完成他的原型机,Lovetron9000只有GoPro的锂离子电池大小。到目前为止,它已经有至少8个不同的版本,但没有一个能植入皮下。尽管如此,李还是希望有一天某个勇敢的人能把它植入体内。

图示:李发明的阴茎植入物Lovetron9000

  当一块磁铁不够的时候

  史蒂夫⋅霍沃斯(Steve Haworth)在身体改造领域享有盛名,备受尊敬。他是把磁性扬声器放进李耳朵里的人,并声称自己是在人体四肢和其他非私密部位进行皮下植入的先驱。他希望将桑普帕植入妻子体内的女性生殖器磁铁与另一块配对,以获得更多刺激。

  这位身体改装爱好者也是一个秃顶的男人。他身上虽然有几个洞,但和许多客户的相比不值一提。他把自己形容为“一个肉体雕刻的艺术家。肉体是我的媒介。”

  改造身体很棘手。你不能把一块磁铁从冰箱里拿出来,直接放进一个切口里。磁性植入物通常涂有硅胶,专为身体植入设计。虽然生物黑客往往以在自己的身体上进行实验而闻名,但霍沃斯有专业化的外科手术设备,也是致力于皮下植入的专业人士之一。

  霍沃斯曾在多部关于身体改造的纪录片和电视节目中亮相,但他自己还没有对性器官进行设备植入,但桑普帕说他已经完成了很多次。对于阿内塔开创性的磁性植入物,她感觉很满意,但最终选择了去掉植入物。

  她说:“我把它拿掉了,因为我要做核磁共振扫描,不想让自己处在危险中。”